財團法人東海大學附屬高級中等學校-公告訊息--112七月教師之星-蔡來招

112七月教師之星-蔡來招

  • 日期 : 2023-06-29
  • 分類 :
  • 單位 : 招生組
  • 點閱 : 1593

112七月教師之星-蔡來招

懷恩心、附中情—我的大度山歲月       

                  英姿颯爽的大哥—校長

    校長室在哪兒?來來回回繞了辦公室幾趟,才被喚進沒有「校長室」門牌的校長室。這是我第二次見到校長—這位《藍與黑》一書中,英姿颯爽的抗日英雄—真實的大哥!第一次見面是在自由路基督教浸信會的甄選口試中。七十一年六月十日從校長手中接下我在懷恩的第一張聘書,也開始了我在大度山上的歲月。

    「小門小戶幾十年,自立自強一群人」,懷恩石後,翠柏掩映,古樸的舊辦公室內,切磋琅琅之聲與歡樂盈盈的笑語如陽光般傾瀉出來,那是最早期的大辦公室、校長室、人事室……沒有任何標示的式建築,卻有著真摯的同事之誼、契合的師生之情。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宿昔,帶著流亡學生來台,曾在抗活動中被囚的

田振聲校長,正是《藍與黑》一書中的大哥,紅磚的升旗台上,錚錚鐵漢,諄諄教誨,縈縈記憶,歷歷在目!

           

              不乖的轉學生—初來乍到

生:「老師!第一次看到您的時候,我們以為您是個『不乖的轉學生』!」

師:「哇!為什麼?」

生:「因為第一天暑輔上課的時候,您就放我們鴿子啊!而且依名字看來,我們猜想老師一定是位彪形大漢。」

師:「這跟『不乖的轉學生』又有何關係?」

生:「暑輔第二天一早,穿著白衣藍花裙的您兀自站在教室內,我們想這個「轉學生」也未免太大牌了,為什麼不趕緊就座?不過上了第一堂課之後,我們就確定您真的是我們的老師了!」

師:「原來人小嗓門大,氣勢就出來了!」

    這是民國七十一年七月十五日,第一天到懷恩教書的場景。就在前一晚,學校緊急通知我擔任的是國二導師,並非原訂七月二十八日才上輔導課的國一導師,當時國一新生的輔導課慢舊生兩個星期才開始。

    未成立高中部前,全校只有十一個班級的懷恩中學是全國絕無僅有的,最開始,國一固定三班,暑假招收一班轉學生;後來教育部規定,國三畢業幾班,國一就招收幾班;再到到後來成立高中部,國中部規模日益壯大。

    可喜的是,雖是烏龍的開始,卻有堅持的結束。四十一年來見證了「黃土高原」的天光雲影,莘莘學子的進德修業,附中傳承懷恩以人為尊的精神。

 

                 教師節的禮物—敬師藤條

   當年最流行的教師節禮物就是藤條,寫上OO老師專用,OOO家長敬贈。那是個「師嚴然後道尊」的年代,偏偏我是個打不下手的異類,於是這些藤條便一直束之高閣。上課前最常聽到的幹部訓示聲:「等一下是老師的課,不准吵鬧!要是敢惹老師生氣,我就跟你們算帳……」,天天過著快樂的教師節,心中滿是感動與恩典!

    後來的教師節改由各班的孩子到老師家獻花並送上班上自製的卡片,浩浩蕩蕩的一群人,有儒雅的小紳士、有溫婉的小淑女,更有一來就玩壞電扇的小皮蛋,老師小小的家變成歡愉的小小同樂會會場。

    再後來的敬師海報、開箱文活動……,教師節活動越發多元活潑,其實一聲誠摯的祝福,一個默契的眼神,就是最暖心的教師節禮物。

 

                 夜半的鈴聲—半個老師

    在那個沒有LINE的時代,半夜時分總有一些揪心的鈴聲響起……

「老師:她怎麼可以不理我!我為她付出一切的真心,好痛苦!」

「老師:媽媽放棄我了,怎麼辦?我就是達不到她的要求……」

「老師:我逃家了,就在我家對面大樓的下面,您可不可以暗示我爸媽,我很安全……」

「老師:我兒子剛剛找到了,在公園差一點被壞人拐跑,可不可以請老師幫我們保密?」

    半夜我是他們的老師;白天我是雲淡風輕的老師。

    曾經老師兼媒人,促成多對佳偶;曾經為男孩獻策追求心儀的女孩;也曾經與失戀的女孩共掬一把傷心淚;曾經與孩子一起攀摘遙不可及的星星;也曾經為迷途的孩子扼腕嘆息;曾經為各行各業傑出的孩子喝采;也曾經為殞落的英才痛徹心扉。和家長攜手成長,傾聽孩子的心聲,在愛與陪伴中,我願是小小的墊腳石,試著點亮熒熒的微光。

 

             筆墨交鋒快意江湖—我的週記武林

    週記裡的那一片武林,不是刀光劍影的江湖打殺,而是每週十本書的師生「答客問」;是磨刀霍霍的小說新詩競技場;是學生投我以期待,我報之以讚嘆的腦力激盪;是徬徨少年時的麥田捕手;是青青子衿少年維特的煩惱……許多意想不到的火花迸裂四射,許多溫馨的記憶於焉產生。隨著時間遞嬗,我的週記武林,也蛻變為更多元活潑的主題設計。往往一個學期累計下來,有人已寫完三本週記,這些師生成長的點滴,這些青春飛揚的印記,不只裝在留學遊子的行囊中,也成為痔瘡名醫的寫作養分,高中名師的教學密技,時時盪樣心頭的餘溫。

 

             易經六十四卦—未濟

    白居易說:「我癖在章句」,又說:「萬緣皆已消,此病獨未去」他病在章句,我卻病在對教育無可救藥的執著。這篇文章原是三年前未完成的舊稿,當時既快樂又滿足,那一屆的孩子,管他下週二是畢業典禮,週五的高中銜接課程仍是上好上滿。班級友善的氛圍、課堂上切磋分享、參與活動的全力以赴……讓我更堅信教育是一場愛的循環,是感動自己也感動學生的美好交融。

     疫情三年,線上教學風起雲湧,我也從實體研習轉為線上研習,從「會考攻略」、「閱讀雙(紙本與數位)素養」到「ChatGPT融入教學」……,真正體會了:學然後知不足,在浩瀚的教學大海中,期許自己能「與時俱進」。

    年與時馳,意與歲去,四十年歲月忽焉而逝,從未忘記對教育的初心,也從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在教學的現場,我仍跟我的信仰拔河,不免心累、不免挫折。感恩大度山上的人、事、物:在校長身上,我見到風骨與堅持;在校長身上,我看到創新與遠見;在退休的老友們身上,我找到溫馨與真誠;在所有好同事的身上,我得到知足與感恩;在攜手同行的家長身上,我獲得支持與力量;在孩子們的眼眸中,我們一起從青澀到成熟,一起大步前行。

    在傳道授業之外,一直深信:「同理尊重」與「自信堅持」可以並行不悖;「感恩惜福」與「率真謙卑」可以兼容並蓄。

    守住初心,方能坦蕩無愧;永不放棄,方能與時俱進……。

(蔡老師今年112年退休了)


分眾
導覽
教職員 學生 家長
大學部 小學部 幼兒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