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東海大學附屬高級中等學校-公告訊息-附中新聞-108十二月校友之星-鍾雲霓

108十二月校友之星-鍾雲霓

  • 日期 : 2019-11-29
  • 分類 : 附中新聞
  • 單位 : 招生組
  • 點閱 : 625

懷恩35屆畢業生 鍾雲霓

 

現任禾馨民權婦幼診所大腸直腸外科/微創痔瘡手術專任主治醫師

日本大腸肛門醫學會會員(JSCP會員番號K123)

東京辻仲病院婦女肛腸外科部進修醫師

馬偕紀念醫院一般外科總醫師

馬偕紀念醫院外科住院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 中西醫學士

 

醫療衛教網站https://www.hemordr.com/

 

 

因為附屬於大學,這個全校師生不超過六百人的中學學園與大學城共享廣闊的林園腹地。松柏綠蔭、竹林、野生草坪,在教室後草叢林木間穿梭的蜥蜴、蟾蜍、松鼠……

每學期,我們在小草亂長的大草坪上舉行激烈的班級拔河賽、在教室與教室隔出的紅磚廊間進行秋季烤肉;在大學牧場放聲歌唱、樹林湖畔玩大地遊戲。生物課時,老師帶著同學們穿梭在大學樹林花叢間找活教材,為了採集標本而不小心踏入教職員住宅的私人圍籬時,還會被豢養在後院的寵物狗寵物鵝追得到處逃竄;國文課時,倚著窗外飛花飄零的鳳凰木、羊蹄甲朗誦「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童軍課時,大家索性就在教室後草坪隨著老師進行無具野炊與帳棚營建。

在這裡,每一件事都美好,尤其是,友誼。

                                          =節錄於當年的日記-關於懷恩的回憶

自己主刀的前一天,我做了場夢。

夢裡,我回到熟悉教室大窗前,窗外,幾株鳳凰木綻了滿樹艷紅,風一吹來,揚起漫天黃土、一地繁花。我望著出了神,一回頭,對上講台前蔡來招老師的溫柔笑顏。

 

驀然睜開眼,我在值班室床上悵然醒來。

 

多年來,我常在夢裡回到熟悉的校園。不管在意識或潛意識裡,這樣的夢,都安慰了我的鄉愁。

 

三十幾歲、考過外科專科醫師考試時,除了爸媽,第一個想傳捷報的是從最初便支持我夢想的蔡來招老師;完成屬於自己的第一台手術時,第一個想寫信炫耀的,也是一路支持著我的老同學。

 

記者會前上了妝髮,走向棚燈,螢幕後面,大家看不到的,是我心裡那個在紅磚司令台上,因為緊張而忘了演講稿的14歲女孩;當我在工作、孩子多頭燒的夾縫中,試著完成出版社的邀約時,讀者不知道,振筆疾書的依舊是那個,喜歡和國中導師把週記當交換日記寫的女孩;面對現實生活中避不開的糾紛和麻煩事,腦袋裡總會響起羅老師帶練的軍歌,因為老師當年誇我軍歌唱得好,讓我相信,這一輩子,我都將會是個好戰士。

 

離鄉後,我們,終究是成了當初想成為的模樣;但一部分的我們,卻也成了我們當初意想不到的模樣。

 

幾年前的農曆年,我赴了老同學文興的邀約,兩家人帶著孩子,到舊教室外野餐,看著孩子們嬉鬧奔跑著穿過老校舍,我倆並肩坐著,會心笑了。

 

這是我們那個年代的懷恩國中,這個年代的東大附中。

從小到大,沒有哪個階段的師長、同學,能讓我們如此思念。

也再沒有任何地方,更像我們的故鄉。

 

14歲時的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國三時坐在我後頭的雅容,會和我一起帶著孩子,在伊比利豔陽下,攀上里斯本近郊的摩爾人城牆;和國二時與我爭第一、第二名的昱亨,相約在艾沙尼亞廢棄軍艦上話家常;和與我相約他當建築師、我當醫師的元均,在他旅法完成學位前在巴黎聚首;和當時在寫作上,一直和我有瑜亮情結的死對頭文興,成為一輩子最好的朋友。

 

在我人生遭逢重大挫折的那一年,文興寄了篇當時我們競相投稿的刊物「中市青年」給我,那是我在熟悉舊校舍窗櫺前寫下的「鳳凰的羽翼」,內容大抵是書寫,我眼中飄落的鳳凰花,像是鳳凰翱翔天際時遺落的翎羽。收下老友心意的我,在接刀當口打開電子郵件,差點因為自己十來歲時的多愁善感,而把剛大口喝進去的黑咖啡噴出來。

 

然而啊!那一年盛夏,三甲舊校舍外那片、如火焰般燎燒向天際的鳳凰花,仍然是我這二十多年來,魂牽夢縈的窗景。

 

鳳凰木是很特別的植物,那樣豔紅豔橘的配色,在任何人身上都太顯俗豔,但在它身上延展,卻恰到好處。畢業多年後,對鳳凰木淡了那份別離時的憂傷,卻也總讓它喚起青春時,那片黃土地、紅磚牆、綠樹成蔭下的夢,以及,我難以治癒的鄉愁。

 

大雨後,滿樹豔紅花瓣全落成了春泥,化成了沃壤。來年,肯定會孕育出更燦爛的風華吧!

 

拾一片花瓣,夾進剛收到的公文資料中。

 

這世界或許沒有想像中簡單;
但感謝,有幸在這片土地上茁壯的我們,始終善良勇敢。

 

 


自我探
索成績

分眾
導覽
教職員 學生 家長
大學部 小學部 幼兒園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