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東海大學附屬高級中等學校-公告訊息-附中新聞-一月附中之星潘昱瑄

一月附中之星潘昱瑄

  • 日期 : 2018-12-30
  • 分類 : 附中新聞
  • 單位 : 招生組
  • 點閱 : 355

H1F-17潘昱瑄

昱瑄是已故前生物老師、訓育組長、學務主任潘承恩老師的愛女。

目前直升高中部菁英班,是第一次段考第一名第二次段考第二名的紅榜同學。

假日傍晚時分,我坐在書房的搖椅上看遠方的夕陽從天邊的彩霞間慢慢西沉、隱沒,耀眼的餘暉大量灑落,我手上的相冊封面和餘暉遙遙相映,反射出微淡的光,我不禁翻開那布滿灰塵的相冊,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年約八歲的女孩坐在一棵高聳濃密的大樹上。

  「我也要上去!憑什麼哥哥可以上去我不行?」「你穿著裙子怎麼爬,而且你自己也上不來。」「我不管!爸爸我也要坐在樹上!」女孩的父親禁不起女孩的苦苦哀求,小心翼翼地抱起女兒,將她放在較為牢固的枝幹上。雖然小女孩的臉上帶著一層塵土和為了爬樹而劃傷的傷痕,可她還是歡快地笑著,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從樹上看到遠處那座聳立莊嚴的教堂……,這似乎就是我對東海大學的第一印象。

  記憶持續馳騁著,這時畫面轉為一間寬敞的辦公室。巨大的白板佔據了整面左牆,天花板上懸掛著一個個吊牌─上面印有一張張大頭照和許多不認識的字。記憶中,這好像是父親辦公的地方,桌上成堆的公文、散落在各處的文具,看似雜亂無章,但每樣東西卻又依照自己熟悉的形式被排列的井然有序。這時我不禁想起某個假日,父親一樣帶我到這間辦公室,但吸引我目光的卻是一排排穿著白色制服的大哥哥們站在白板下正奮筆疾書。這時突然有一位哥哥向我借了抱在懷中的平板電腦,他說他有些字忘記如何寫,我正準備伸出手,一聲嚴厲的咆哮以雷霆之勢響在耳邊,我轉過身,正看見父親對著那位大哥哥大聲訓斥,但他似乎無動於衷,還玩笑地對我擠眉弄眼,惹得我頻頻發笑。

  就讀東大附中之後,這些零碎的回憶才得以被重新編排再一起。原來我第一次遙望的教堂名為路思義、父親之前的辦公處是學務處、那位滑稽的大哥哥被處罰管理教育……。在附中的三年,生活可謂多采多姿。教室充滿課堂上的歡笑和琅琅讀書聲;下課時走廊上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談天說地;在外語教室戴著假髮、說著浮誇有趣的台詞表演戲劇;班際籃球賽大家在球場上盡情揮灑汗水與青春,加油聲不絕於耳;畢業旅行大家在遊覽車上引吭高歌、乘坐刺激可怕的遊樂設施時不停的驚聲尖叫;為了國三會考通宵達旦、焚膏繼晷的苦讀……。這三年大家創造了太多美好的回憶,雖然時而苦澀,時而難忍,時而歡樂,時而悲傷,但這些回憶最後都交織成了一篇只屬於我們的美麗篇章。

  在國中會考結束後,那些痛苦煎熬的日子似乎在這一刻煙消雲散且獲得了回報。我也開始對未來高中生活懷抱著憧憬和無限想像,人生難得的青春時光似乎剛要開啟奏章,卻在序曲第一小節還未奏完突然響起了一個顫音,接著曲子便不成調的奏著,有時像尖銳刺耳的哭聲,有時又像沉痛無助的悲鳴,演奏者像是失去任何知覺,只是盲目地奏著樂章。指尖還在琴鍵上敲打著,可靈魂卻似虛無縹緲的炊煙在顫音響起的一剎那連同餘音一起消逝……。

  「失去才懂得珍惜」如此陳腔濫調的一句話,可多少人在痛徹心扉、後悔莫及之時才深切體會到逝去的人事物是如此難能可貴。命運不公、歲月無情,我清楚地了解到生離死別是一生必經的過程,所以我沒有資格意志消沉,因為我必須為那些逝去的曾經留下痕跡,讓他在歲月的洪流裡永恆不滅,生生不息。

  殘破不堪的奏章已奏完,不成調的樂音回到了最初的軌道,雖依然流暢著淡淡的悲傷,但演奏者仍在帶有缺憾的人生奏章上,譜出自己不完美的未來。

 

  「爸爸,那是什麼花?好漂亮啊!」「是緬梔花阿,又叫雞蛋花。」「我們家不也有雞蛋花嗎?怎麼都不開花?」「因為你都不好好澆水阿……」不過是─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更多附中人的故事

招生
資訊

分眾
導覽
教職員 學生 家長
大學部 小學部 幼兒園 ENGLISH